石家莊律師咨詢熱線
當前位置:石家莊律師 -> 法學研究 -> 法律實務 ->
人身損害案件中誤工費、護理費的計算方法
時間:2015-11-27 18:47
來源:未知
點擊率:
分享到:

誤工費的計算

一、日平均工資標準計算方法的歷史沿革。
日平均工資標準的計算方法的歷史沿革,我國分為三個階段:①2000年3月27日之前,職工日平均工資的計算采用年平均工資除以年法定工作日254天或月平均工資除以月法定工作時間21.17天的方法。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印發國家統計局〈關于對職工日平均工資計算問題的復函〉的通知》([1996]法賠字第1號);②2000年3月27日至2008年1月2日,職工日平均工資的計算采用年平均工資除以年法定工作日251.04天或月平均工資除以月法定工作時間20.92天的方法。

依據:《勞動與社會保障部關于職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時間和工資折算問題的通知》(勞社部發[2000]8號)(如: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07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統計結果公告》(2008年第1號)載明:“2007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年平均工資為24932元,日平均工資為99.31元”,日平均工資99.31元就是根據年平均工資24932元除以年法定工作時間251.04天的規定計算出來的)。③2008年1月3日至今,職工日平均工資的計算采用年平均工資除以年計薪天數261天或月平均工資除以月法定計薪天數21.75天的方法。依據:《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職工全年月平均工作時間和工資折算問題的通知》(勞社部發[2008]3號)(如:2009年4月9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08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為29229元》載明“2008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為29229元,日平均工資為111.99元。”(注:111.99元的日平均工資,就是年平均工資29229元除以年計薪天數261天的方法計算出來的)。

二、目前計算受害人日平均工資標準的誤區。
計算日平均工資,不能用月工資除以30天的辦法或年工資除以360天的方法計算,這樣計算沒有法律依據,違反了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釋和勞動行政主管部門規章規定的計算日平均工資的規定。因為日平均工資是計薪月份剔去法定休息休假時間后,在計薪天數21.75天內每天創造的勞動價值。非計薪天數(休息休假天數)并不發給工資(如果在非計薪天數內加班工作,依照《勞動法》第四十四條之規定,安排勞動者在正常工作日延長工作時間的,應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在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應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資報酬;在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應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資報酬)。

統計部門發布的行業年平均工資額,是行業或區域的職工非加班正常工作情況下在年計薪天數261天(月計薪天數21.75天/月×12個月)內的數額。如果按月工資除以30天的辦法或年工資除以360天或365天的方法計算日平均工資,客觀上就等于認為受害人或護理人員應該全年365天、每月30天不停地工作,不得休假,這就侵犯了受害人或護理人員的合法權益,是錯誤的。受害人受傷住院期間也罷,出院后繼續養傷期間也罷,一直忍受痛苦,不能從事旅游,不能參加娛樂活動,不能從事創造價值的活動。可見出院后繼續休息養傷期間,其概念并不能與未受傷時休假的概念等同。受傷后的誤工時間應按誤工天數連續計算,不應再剔除法定休假時間。受傷后的康復休養,法律規定要支付誤工費,立法本意:因養傷而誤工的期間應視為工作期間連續計算。在計算日平均工資問題上,主持調解的民警也罷,法庭的法官也罷,都不存在自由裁量權。行使自由裁量權的前提,是法律法規沒有規定或雖有規定但不明確,而最高法院和勞動與社會保障部門對計算日平均工資的方法已有明確規定,《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三十五條明確規定:“本解釋所稱‘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職工平均工資’,按照政府統計部門公布的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經濟特區和計劃單列市上一年度相關統計數據確定。”,‘上一年度’是指一審法庭辯論終結時的上一統計年度。”

目前,一些基層法院自行制定規范性文件,規定人身損害案件每日誤工費、護理費標準為80元或100元,并作為裁判的依據。這是嚴重違反法律規定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地市中級法院和基層區縣法院均無權對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的問題作出司法解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加強法律解釋工作的決議》(1981年6月10日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九次會議通過)第二條規定:“凡屬于法院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法令的問題,由最高人民法院進行解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地方各級人民法院不應制定司法解釋性文件的批復》([1987]民他字第10號,1987年3月31日頒布)致廣西壯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經研究,我們認為:你院下發的上述具有司法解釋性的文件,地方各級法院均不應制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司法解釋工作的規定》(法發[2007]12號,2007年3月23日頒布實施)第二條規定:“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的問題,由最高人民法院作出司法解釋。”第十條規定:“基層人民法院和中級人民法院認為需要制定司法解釋的,應當層報高級人民法院,由高級人民法院審查決定是否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制定司法解釋的建議或者對法律應用問題進行請示。”第二十七條規定:“司法解釋施行后,人民法院作為裁判依據的,應當在司法文書中援引。”地市中級法院和基層區縣法院未層報省、市、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制定司法解釋的建議或者對法律應用問題進行請示,越權制訂司法解釋,不應作為適用的依據。一些基層法院自行制定人身損害案件每日誤工費、護理費標準為80元或100元的規范性文件,與《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三十五條規定的計算誤工費、護理費的規定相抵觸,損害了國家法治的統一,應屬無效,不應作為適用的依據。另外,勞動保障部門規定的職工最低工資標準年年增加,省市自治區統計局公布的分行業職工年平均工資額統計數據逐年增大,基層法院自行制定人身損害案件每日誤工費、護理費標準為50元不變,嚴重損害了傷者的合法權益,未彰顯公平公正。按照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條、第三十五條的規定,在交通事故、人身傷害案件中,如果不能舉證證明誤工人員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誤工費應當以當地省、直轄市、自治區統計局公布的上年度相同相近行業在崗職工工資標準計算,而不是憑空意定為每天80元或100元,更不應按照上年度人均純收入標準或人均消費支出標準折算。須知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標準或農村居民人均生活消費性支出標準,按照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八條之規定,是用來計算受害人被撫養人生活費的;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照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五條和第二十九條之規定,是分別用來計算受害人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的。如果按照上年度人均純收入標準或人均消費支出標準折算誤工費(或護理費),構成適用法律錯誤(誤工費與死亡賠償金、殘疾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分屬不同的賠償項目),同時嚴重損害了受害人的合法權益(工資的范圍大,數額多。工資系雇主或用人單位對勞動者的勞動付出的對價。工資中一部分用于勞動者生存所需、健康所需;一部分用于人口再生產所需,要贍養老者撫養幼者;還有一部分用于擴大再生產所需。而人均純收入僅僅是工資中的勞動者生存所需、健康所需支出;人均消費支出僅僅是工資中的人口再生產所需的支出。如果將誤工費混同為死亡賠償金、殘疾賠償金、被扶養人生活費,客觀上就等于將受害人的誤工損失嚴重“縮水”)。

三、法庭辯論終結時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統計局未公布上年度統計數據的解決方法。
因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統計局是每年5月下旬出版《統計年鑒》光盤,才能公布上一年度在崗職工分行業平均工資統計數據,每年1月至5月底辯論終結時,上一年度的統計數據必然還沒有公布,只能按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統計局公布的前一年度在崗職工分行業年平均工資統計數據計算受害人的誤工費。由于工資水平逐年提高,前一年度的工資水平低于上一年度的工資水平,按前一年度統計數據計算誤工費,原告或原告人肯定吃虧,但為不影響案件審理期限,只能如此。

四、誤工費計算公式:誤工費=誤工天數(住院天數+醫療機構出具的出院后休息天數;或司法鑒定機構確定的誤工損失日)×日平均工資標準;日平均工資標準=受害人年固定工資(工資不固定時為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統計局公布的上年度該行業年平均工資標準)÷12個月÷21.75天/月(法定月計薪天數)。

五、關于受害人誤工費參照行業標準的確定問題受害人收入如果不固定,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按照最高法院《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條、三十五條的規定,受害人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可以參照受訴法院所在地(省、直轄市、自治區)相同或者相近行業上一年度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
《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三十五條明確規定:“本解釋所稱‘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農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費支出’、‘職工平均工資’,按照政府統計部門公布的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以及經濟特區和計劃單列市上一年度相關統計數據確定。”,‘上一年度’是指一審法庭辯論終結時的上一統計年度。“參照”包括相同或相近行業在崗職工主體身份的參照和年工資標準的參照兩方面。情形有二:其一,受害人是國有經濟單位職工,但工資收入不固定,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可以參照受訴法院所在地(省、直轄市、自治區)相同或者相近行業上一年度在崗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其二,受害人并不是國有經濟單位職工,而是私營企業、獨資企業、合伙企業、外資企業、中外合資企業職工,或雖然是農民,但從事有關行業,工資收入不固定,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也應參照受訴法院所在地(省、直轄市、自治區)相同或者相近行業上一年度在崗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條和第三十五條規定的含義是說,在受害人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情況下,計算誤工費應參照的數據是以省、直轄市、自治區統計局公布的數據為準(而不是以受訴法院所在地地、市、縣統計局公布的數據為準,也不是民警、法官或調解人員憑感覺自由裁量確定的標準),在該省、直轄市、自治區范圍內,不再細分為地(市)、縣(區)計算標準,亦即在該省、直轄市、自治區范圍內,誤工費的計算標準是統一的,不加區分的。除港澳臺之外,全國共有31個省、市、自治區,大陸地區就有31個計算誤工費的標準。

六、受害人工資構成問題。
根據法律規定,工資由下列六個部分組成:(一)計時工資;(二)計件工資;(三)獎金;(四)津貼和補貼;(五)加班加點工資;(六)特殊情況下支付的工資。”而不僅僅是指標準工資、基本工資。

七、受害人因受傷請假,單位扣發的工資額是否就等同于訴訟請求中的誤工費標的額?受害人每月工資收入固定時,誤工費的數額不能簡單適用“損失填補原則”按照因受傷害單位少發的工資收入數額確定。
受害人所在單位每月支付的工資,僅僅是每個月21.75天期間的勞動報酬,其余天數為休息休假日期,并不支付工資。受害人每月固定工資收入,僅僅是用來計算日平均工資水平之用。如果誤工費的數額按照因受傷害單位少發的工資收入數額計算,客觀上就等于認為受害人受傷害休息期間內的計薪天數計算誤工費,周六、周日視為正常休假,不計算誤工費。這就侵犯了受害人的合法權益,是錯誤的。受害人受傷住院期間也罷,出院后繼續養傷期間也罷,一直忍受痛苦,不能從事旅游,不能參加娛樂活動,不能從事創造價值的活動。住院期間和出院后繼續休息養傷期間,其概念并不能與未受傷時休假的概念等同。受傷后的誤工時間應按誤工天數連續計算,不應再剔除法定休假時間。受傷后的康復休養,法律規定要支付誤工費,立法本意:因養傷而誤工的期間應視為工作期間連續計算,而不僅僅是計算計薪天數內的工資收入損失。 

護理費的計算

一、護理人員護理前是否有收入,是計算護理費應首先解決的問題。

1、如果護理人員護理前屬于城鎮居民或從農村流入城鎮的農民沒有找到工作未取得收入者,按照《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之規定,“參照當地護工從事同等級別護理的勞務報酬標準計算”。當地護工從事同等級別護理的勞務報酬標準是多少?統計局沒有公布過,這給了法官自由裁量權。
2、如果護理人員護理前屬于某單位有固定工資收入者,以其固定工資收入作為計算標準。
3、如果護理人員護理前從事農林牧漁業之外的職業,工資收入不固定,應按照法庭辯論終結時上年度受訴法院所在地(省、直轄市、自治區)相同或者相近行業在崗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護理費。
4、如果護理人員護理前從事農林牧漁業,工資收入不固定,應按照法庭辯論終結時上年度受訴法院所在地(省、直轄市、自治區)農林牧漁業在崗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護理費。護理人員從事農業生產勞動,屬于有收入的人員,但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即使村委會出具證明,證明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狀況,也不會被加害方所認可,還會被要求進一步舉證,以佐證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狀況,該舉證義務無窮無盡,無法完成。這是因為:經營的田地母數要舉證,肥瘠情況要舉證,三年期間內農藥化肥和水費價格要舉證,投勞天數要舉證,收獲數量出售數量要舉證,旱澇情況要舉證,出售農作物價格要舉證。另外,農民還要養殖雞鴨魚豬牛羊、承包林地種植經濟作物,每一環節都要舉證,根本無法完成,法院對村委會出具的最近三年平均收入狀況證明依然不會采納,會被認定為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根據《最高法院人身損害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第二十條第三款的規定,應當按照省、直轄市、自治區統計局公布的上年度農林牧漁業在崗職工工資標準計算。《最高法院人身損害解釋》并未規定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時,應界定為沒有收入。須知無收入的人員,是指城鎮居民或從農村流入城鎮的農民沒有找到工作未取得收入者。如果將在農村參加農業生產勞動但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者也視為無收入者,就是曲解法律。在農村參加農業生產勞動被認定為無收入的邏輯是荒謬的:農村居民不可能只喝西北風和山泉水生存;“收入不固定”與“無收入”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將二者等同起來,邏輯上也是荒謬的。“收入不固定”的前提是有收入,僅僅是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而已;“無收入”的前提是根本沒有任何收入。二者有著天壤之別。


二、護理人員人數的確定問題。
應視傷者傷情輕重而定。如受害者住院后臥床,生活能部分自理,按照《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之規定,“護理人員原則上為一人”。如受害者住院后臥床,生活根本無法自理,甚至傷情危重,需要陪護人員搬移檢查診斷、手術,則傷者有權主張兩名護理人員的護理費,盡管醫療機構沒有出具意見。這是因為,目前醫療實踐中,即使傷者傷情危重,需要兩人護理,但醫療機構也不會出具意見,司法鑒定機構也不會對護理人數進行鑒定。《最高法院人身損害司法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規定“醫療機構或者鑒定機構有明確意見的,可以參照確定護理人員人數”,是“參照”而不是“依照”,法官應有根據傷情輕重自由心證確定護理人數的自由裁量權。住院病歷“長期醫囑”上囑“留一人陪護”,是指在病房內只應留一人陪護,而不應同時留兩人陪護。也不是只應留一人連續數十天每天24小時不間斷地陪護。而受害者住院多日,假如同一人連續多天日夜24小時不間斷陪護,已超出護理人員的生理極限,也不符合勞動法律法規規定的勞動者(護理人員)有休息權的規定,必然要兩名護理人員輪流護理,出現在病房里的護理人員每個時間段只有一人,也符合住院病歷“長期醫囑”上囑“留一人陪護”的本意。更何況勞動者(護理人員)每天工作(護理)12個小時也超出了勞動法律關于每天工作時間的規定。

三、護理費的計算護理費的計算方法與誤工費的計算方法完全一致。
《最高法院人身損害解釋》第二十一條第二款規定:“護理人員有收入的,參照誤工費的規定計算”。說白了,護理費就是護理人員的誤工費,護理費的計算方法、計算依據與誤工費完全相同,僅僅是享受的主體不同而已。
?
石家莊律師咨詢
手機網站
石家莊律師手機網站
海南4十1彩票平台